树妖

来自:树妖

1

师傅说我是他在道观门口捡来的。那天恰好我那不曾谋面的师兄离观出走,他出门去寻,未果,回观的时候夜色正浓,要不是我哭声够亮,也许就会冻死在门外了。

本来按照“中正平和”的辈分,我应该叫平长,可师傅觉着这个名字太男孩气,就颠倒过来,喊我长平。

长平,长平,长乐安平。

2

师傅说这世上有妖,有人,有的人捉妖,有的妖捉人。

我扯扯他的长胡子,问,那我们该是去捉妖呢,还是被捉呢?

师傅哑然失笑道,都不是。我们这一脉叫护妖门,不捉妖,不捉人。

咦?捉人?

师傅眼神一暗,抚了抚我的头发,幽幽叹口气,有的人可比妖要难捉呢。不过,那也不是你这小女娃子该考虑的事儿。说罢轻身提气,把我放在了院里那颗菩提树上,嘱咐我自己练功,而后便出了观门。

3

小时候不管有事没事的,师傅总喜欢带我上菩提树坐坐。

按流传的风水口诀讲,庭院四方若口,口中有木为困,是为不吉,中下之品。我问师傅,难道是我们这一脉不讲究这些?

师傅把我抱在怀里,拉过我的手一样样地指,你看这院里有树,树下为地,院左是厨,存火,院右有缸,贮水,整个五行相生,欣欣向荣,又哪来的不吉?再者说了,若是没有这株菩提树,又哪来我们这护妖门?

诶?我抬头顶了顶他下巴,此话,诶那个…此话……那个此话……

此话怎讲?

对对对,我学着戏里的腔调,此话~怎讲?!

当年咱们这一脉的祖师,便是在这株菩提下悟的道,创的术。后来便把咱们的这道观,围着这株树建了起来,还传下谕令,凡我护妖门人,须发誓将这菩提世代供奉,如有违者,天诛地灭。

哇,好狠的誓啊。我惊叹道,那咱这一脉,大不大?人是不是很多?很厉害!就像那些老是喊打喊杀的捉妖师一样,门徒遍天下?

不多。算上你,也只剩三个啦。

师傅幽幽地叹口气,我天生敏锐的灵觉能感受到,在这一瞬间,他的精气神都颓败了些许,就连同这株菩提的枝叶,都垂下去了几分。

4

每年春天的时候,木先生总会前来拜访一趟。今年来得尤其晚,快春末了才现身。

师傅和木先生从不避开我。幼时不知事的时候,只觉得木先生身上气息清爽且好闻,于是在他和师傅交谈时,我就黏在他身边不肯挪。现如今长大了些,这才发现他身上的味道是从魂里发出来的,直接沁进我的灵觉里,除了清爽与淡香,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与亲近在。

师傅望了望木先生的气,问:“应劫之日许是近了,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木先生看向我,轻抚着我的头顶,清香润泽着我的身子:“能挨过便好,渡不过也罢。当日缘,今日果,我早就看淡了。”

师傅微笑颔首道:“也好也好。当年情,今日债。祖师乘了你的荫,我这一门自会竭力护你。”

我这才迷糊间明白,原来木先生便是那株菩提,难怪他的魂会发出这样好闻的味道。可他们说的劫,说的缘是什么,我却又是半点也不懂了。

见我疑惑思索的模样,师傅故意伸手出来摁平我的眉头:“不懂的事就不必去想了,万事有师傅。”

木先生和蔼地笑着,轻轻拍着我的背,嘴里哼着一首我听不懂,却又无比熟悉的歌谣,开始哄我入睡。

我开始困了。

5

那日天空乌云密布,紫红色的雷芒在云间忽隐忽现。木先生抱着我,和师傅一起在菩提前站了许久,待到正午阳气最重时,他在我额头亲了一口,然后放下了我。那股清香一下子透过我的灵觉,钻进了我的魂,在里面开始扎根。

师傅正气沉声道:“时辰至,天劫显!此时不应劫,更待何时?!”

木先生一步跨出,和菩提融为一体,整株菩提一下子像是活了过来,灵气氤氲,宝华流转。与此同时,一根拇指粗细的天雷如同凶狞的巨蟒,狠狠地咬了下来。

“轰”

天雷落在师傅前两日布置的结界之上,百里激荡。

“哈哈哈哈!正法老贼!我等这一日等了足足一十二年了!一十二年了”从远处突然传来癫狂的笑声,短短片刻间由远及近,“一十二年”四字说完,那声音仿佛就在耳畔。

师傅面露怒容,厉声斥道:“驭妖门主!今日你若要阻扰菩提成道,我正法纵成厉鬼,黄泉之下亦不会放过你!”

“呵呵呵,等会我将你打得魂飞魄散,就不会有厉鬼来找我了!”驭妖门主阴测测的声音飘忽在庭院里,忽近忽远,魔音贯耳直叫人烦闷欲死。

“群妖驭法!破!”驭妖门主咒令已下,无穷无尽的妖物从四面八方涌来,铺天盖地,竟是将天雷的光芒都遮下去了几分。这海潮般妖物啃啮着守护菩提的结界,令人牙酸的破裂声此起彼伏,师傅体内的灵力退潮般枯竭着,却依然堵不住缺口。

“轰!”

一声巨响,又是一道天雷落下,密密麻麻的妖物一下子化成了青烟,结界终于支撑不成,整个儿碎裂开来。残余的天雷正劈在菩提的树冠上,枝桠四散,树干焦黑,眼看是无法成活了。师傅喷出一口心头血,脸色灰败下去。

驭妖门主“啧啧”地笑着:“早就说了你们这一脉,根本就连自己都护不住,还想要护什么妖啊。这世上最后一只菩提树妖,可是绝佳的食材,你现在抽身,还能多活个一年半载,否则……”

师傅抱起我,勉力提气,将我放在了菩提树上。仅是这么简单的动作,他口中溢出的血,我怎么擦都擦不尽。

师傅站直身,肃穆而立:“雷来!”

空中原本逐渐散去的天雷开始重新凝聚,乌云滚动,全部汇集在师傅的头顶。

“老疯子!你要干什么!”驭妖门主瞬间惊慌失措,“你在天劫未散时凝雷,是想让这方圆百里生灵涂炭吗?!”

“雷来!”

师傅再喷出一口心头血,继续呼喝道。乌云盖顶,雷芒涌动,紫雷开始垂将下来,道观里不时炸起一道道雷光。

“老疯子!”那人大骂一声,极是不甘心地下令道“散!”

霎时间那片妖兽海四散奔逃,转眼间散了个精光。

“雷……雷去…”师傅勉力散开咒令,整个人软倒下来。我扑过去,他的魂已经去了九成。

师傅就要死了。

6

师傅咳嗽两声,有气无力地问,菩提……菩提怎么样了…

我没敢回答。

菩提的魂被天雷击散了,木先生已经死了。

都是命,都是命啊……师傅叹道,说着又咳嗽两声,口中却是不再吐血了。

他的血快流干了。

我不明白,师傅,我不明白。为什么木先生已经修行到了要渡天劫的地步,他本身却如此弱小。

你会明白的,你会明白的长平。师傅慈爱地扶着我的脸,我感到他的手竟有些湿,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我早已泪流满面。

我不明白,我不明白,你告诉我好不好,你告诉长平好不好。你别死啊师傅,师傅你别死好不好,好不好…我努力地运着灵力,用着师傅教过的令咒,帮他减轻伤势,帮他再生血肉。可是没有用,他的魂已经没了,他就要死了,谁也留不住。

我刚才唤雷,用上了我们护妖门独有的咒令,你师兄恐怕正在赶来的路上。长平,以后师傅照顾不了你了,你就跟着师兄……

我不要师兄,师傅你别走,师傅你不要丢下长平一个人……

长平乖,长平不哭,长平长平,长乐……安平……

师傅最后的魂挣扎着要离开身体,他全身再没了力气,他喉中“嗬嗬”地开始吐气。

“师傅!”一阵雷光从道观外一闪而入,眨眼间一个灰袍道人出现在我身旁。

“你……来了!”师傅用力睁开眼,好像一下子又有了精力:“平安!平安你还记得祖师爷流传下来的谕令吗!”

“师傅你别说话了!我现在就带你去九死医那里……”道人的脸庞因为剧烈的情绪而扭曲着,他紧咬着牙,泪水却从眼角上淌了下来。

“平安!你若是不答,师傅走得不安啊!”师傅用力钳住我的手,他脸上回光返照的红潮开始退却,死灰色迅速蔓延开来。

“我护妖门人……将菩提树世代供奉……如有违者……天诛地灭!”平安强忍着泪,一句一顿地说道。

“好!好!我正法,总算是没有愧对护妖门!”话音落下,师傅的手无力地松开,我拼命地握住,可我的双手却怎么也托不动。

平安伸出手来,包住我的手背,托起了师傅的手。

7

那一日,世上最后一只菩提树妖死了。木先生死了。

那一日,我唯一的一个亲人死了。我的师傅,正法道人死了。

那一日,我的师兄平安,用天雷把师傅和菩提树都打散了。留下一大一小两个木坠子,存着师傅的一点点骨灰,挂在我的手上和他的胸口。

长平长平,长乐安平。

我这一生,该如何长乐,怎生安平?

Search

    Table of Contents